【转载】科技行业到底有多邪恶?

戴维·布鲁克斯 2017年11月28日

不久之前,科技是最酷的行业。大家都想在谷歌(Google)、Facebook和苹果
(Apple)公司工作。但在过去的一年里,人们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原文声明不允许私自转载,如果您能访问纽约时报中文网,请直接访问: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71128/how-evil-is-tech/

为不能访问的朋友转载原文如下:

不久之前,科技是最酷的行业。大家都想在谷歌(Google)、Facebook和苹果
(Apple)公司工作。但在过去的一年里,人们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现在,有些人认为,科技就像烟草业,通过兜售一种具有破坏性的“瘾”来赚取
数十亿美元。也有人认为,科技就像美国橄榄球联盟(NFL),成千上万人喜欢它
,但大家都知道,它对人造成了很大创伤。

当然,科技行业的人——他们总的来说想把世界变得更美好——不想沿着这条路
走下去。看看他们能否采取必要的行动,防止自己的公司被社会遗弃,将是件有
趣的事。

人们对大型科技公司主要有三项批评。

第一项是,它正在残害年轻人。社交媒体承诺终结孤独,但实际上,它增加了人
们独处的时间,增强了人对社会的排斥感。短信等技术可以让你更能控制自己的
社交互动,但它也导致互动更浅薄,减少了与外界真正的接触。

正如简·特文奇(Jean Twenge)在自己的书和文章中所展示的,由于智能手机的
普及,青少年更不愿意和朋友出去玩,更不愿意约会,也更不愿意工作。

与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时间较少的学生相比,每周在这上面耗时超过10个小时的八
年级学生声称自己不快乐的比例高出56%。经常使用社交媒体的八年级学生患抑
郁症的风险增加27%。每天在电子设备上花费的时间超过3个小时的青少年,具备
自杀风险因素的可能性增加35%,比如制定自杀计划。女孩,尤其是遭受过沉重
打击的女孩,出现抑郁症状的几率增加50%。

人们对科技行业的第二项批评是,它是为了赚钱而故意让人们上瘾的。科技公司
知道什么能导致大脑中的多巴胺激增,他们在产品中植入了“劫持技术”,引诱
我们参与,并制造“强制循环”。

Snapchat设有Snapstreak,它会奖励那些每天给朋友发照片的人,从而鼓励上瘾
行为。新闻推送被设计成“无底洞”,一个页面接着下一个页面,无休无止。大
多数社交媒体网站都设立了不定时奖励,你必须跟强迫性地不时查看你的设备,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在Facebook上点个赞何时会引发一大堆的社交肯定。

第三种批评是,苹果、亚马逊(Amazon)、谷歌和Facebook几乎处于垄断地位。它
们利用自己的市场力量侵入用户私人生活,并把不公平条款强加给内容创造者和
比它们小的竞争对手。在这个方面的政治攻击势头渐长。左翼攻击科技公司是因
为它们的庞大,右翼攻击它们则是因为它们在文化上的进步。全国范围内鲜有人
捍卫科技。

显然,科技行业聪明的做法是站出来,清除自己的道德败坏行为。已经出现了像
合理利用时间运动(Time Well Spent)的特里斯坦·哈里斯(Tristan Harris)这
样的活动人士,他在努力推动科技界朝正确的方向发展。甚至也出现了一些优秀
的应对设计。我就是使用一款名Moment的应用,追踪和控制自己对手机的使用。

当前科技行业的技术对需要浅层意识的任务和乐趣极为有用,但它们往往会排挤
并破坏人们取得成功所需要的深层意识,如果科技行业的高管们能够明确地承认
这一核心事实,我们就会迎来重大突破。

网络适合人们保持联络,但不适合发展亲密关系,适合获取信息,但不适合深思
。它会让你对某个人或某种情况形成第一个刻板印象,但很难为你创造时间和空
间,去形成第三个,第15个和第43个看法。

网络适合探索,但它不鼓励专一。它会控制你的注意力,把它分散在大量让你分
心的东西上。但只有当我们在生活中达到竭尽全力的状态,全心全意地把注意力
和毅力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的时候,我们才是最快乐的。

亚伯拉罕·约书亚·赫舍尔(Abraham Joshua Heschel)拉比写道,我们摆脱世上
的分心之事不是为了休息,以便有更多力气回到这些事情之中,而是因为摆脱这
些事物是一种生活的巅峰状态。“第七天是我们修建的一座时间宫殿,用心灵、
欢乐和缄默建造而成,”他说。通过中断工作和科技,我们会进入一种不同的意
识状态、一种不同的时间维度和不同的氛围,一座“能找到灵魂贵金属的矿井”

假设科技不宣称为我们提供了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只认为自己带来了提高效率
的装备,那又会怎样呢。科技创新可以帮我们省去从事低端任务的时间,从而能
够离开网络,在现实世界里体验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

想象一下,如果科技这样宣传自己,表现出的将是惊人的务实,更为重要的是谦
卑,而谦卑正是现在最终极,也是最能造成混乱的技术。

翻译:王相宜、陈亦亭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转载者的话:

这篇文章对当前各种科技产品带来的负面作用加以描绘和分析。
看完之后不禁有些疑问:我们是否要继续研究更加让人上瘾的科技产品?
如文中所说,设计者的原始意图也许是想让这个世界更好,但是,我们是否应该
再做点儿别的?以及,别的什么?

留言列表

 
  1. 暂无留言

 

发表留言

 


  • 发布留言